家长盼望孩子享受“编外”教育

作者:宁波教育科研网
日期:2004/9/30 10:07:52
打印至:宁波市教育科学研究所网站——宁波教育科研网
URL:

点击打印本页

“除了北京以外,我们这儿有这样的‘编外’教育机构吗?我想给孩子报名。”这是中国青年报报道《家长自组“编外”机构要补学校教育的缺》(见7月5日)刊出的第二天,记者接到的一位深圳读者打来的电话。在后来的几天里,本报编辑部、“家庭农场”的项目负责人方芳、“小蚂蚁”的创办人左振超都接到了很多类似的咨询电话。
  很多教育界人士把这种“编外”教育看作是:少数有理想的人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搞的教育“试验田”。一位“见过世面”的老师这样预测其前景,“离开了大面积的规模生产,结果多是自生自灭”。
  就连创办“编外”教育机构的人也没敢抱太多的奢望,“家庭农场”的创办人程志佳说过:“也许很多家长不能理解我们,我们也不奢望马上办成一所理想的学校,只希望从影响身边的人做起,哪怕一个也好。”
  但是家长的反应却让记者感到,“编外”教育机构并不边缘,很多家长在电话或电子邮件中都表示,希望这样的机构能多一些。而且有很多有识之士也希望加入到“编外”教育机构的队伍中来。
  中科院一位博士说:“我上了二十几年的学,现在已经博士毕业了,但是这个过程并不愉悦,甚至是痛苦的。当能上的学都上完了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他用了很长时间才适应了周边环境,才让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不再那么痛苦。他指出,如果我们的教育,能在教孩子如何学习的同时,还能教会他们如何生活,能首先把孩子培养成一个正常的人,而不是学习的机器,我这样的痛苦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这位博士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社区中开办一个机构:引导家长正确认识孩子,正确引导孩子,给孩子们适当的教育。他不希望别人再走自己曾经走过的弯路,他甚至希望记者能出面组织一个家长沙龙,给家长们建立一个互相交流和学习的平台,把全面培养孩子的理念传播给更多的人。“现在这些‘编外’教育机构,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给孩子更全面的教育,但是这种机构还不具有普及性,我就希望建立这样一个能给普通家长提供更多帮助的平台。”他说。
  对于这种民间办教育的力量,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心理问题专家田国秀说:“我们以前也是从这样的教育体制下过来的。家长、社会并没有那么多的抱怨,那时的教育就没有问题吗?不是。是我们并不觉得这样的教育有问题。现在,到处都是抱怨、批评,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教育中存在的问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行动了,虽然这种力量还很微弱,但却是解决问题的实际力量。” 
本站所有权归 宁波教育科研网 所有 Powered by:http://jks.nbedu.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