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联系信箱  我要投稿           
 
     首页教育时讯全国教育动态  
网上办公
《宁波教育科研》
县市区教科所
江东区 江北区
海曙区 鄞州区
北仑区 镇海区
奉化市 余姚市
慈溪市 宁海县
象山县 大  榭
实用工具
常用电话 市内公交
飞机航班 电视节目
火车时刻 宁波客运
天气预报 网络翻译
友情链接
清华学子农村调查报告:农村教师被忽略太久了
作者:INTERNET 阅读:1678 次 时间:2005/9/12 来源:宁波教育科研网
救灾帐篷里度过教师节

  清华学子调查认为,编制制度、待遇问题使年轻老师进不来、留不住

  国际在线报道在第21个教师节来临之际,清华大学的张晓岩等同学提供的一份调查报告认为,农村师资老龄化趋势令人担忧。他们认为,由于农村教师的编制制度以及待遇问题 

使年轻老师既进不来,而且也留不住。

  今年4月至9月期间,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张晓岩,在同学付饶莉以及北京师范大学的黄新萍等6人的帮助下,完成了对河北、江西、陕西三个省份的6个县的访谈型调查,并完成了一份调查报告。

  调查报告认为,农村教师流失严重,结构老化,素质偏低。由于财政编制人数有限,在老教师没有退休的前提下,年轻教师很难进入教师行列中来,而且农村教师生存压力巨大,待遇不高,生活环境艰苦,另一方面,即使做出成绩,也少有有效机制和奖励制度予以足够的肯定,也很难留住一些年轻教师,他们一旦有门路就想法离开这个职业,导致农村出现了年轻教师比例极低的局面。这些学生在调研报告中对这一问题表现出极大的担忧。

  调查报告还认为,虽然现在农村教师工资发放情况好转,但他们生活仍然艰难。

  农村教师虽然是农村中最有知识的群体,受村民普遍尊敬,但事实上,他们与绝大多数农民一样,同样属于弱势群体。

  张晓岩等还在报告中建议说,虽然国家教育投入体制改为以县级财政投入为主后,教育投入状况已经有很大改善,但政府投入不高的状况没有得到根本改变。为此他们希望通过设立一个社会性的专门基金会,来帮助提高农村教师待遇和开展农村教师培训,提高农村教师待遇和素质,同时组织和奖励志愿参加支教和培训的教师、学校,从而改善农村教师年龄结构。

  对话:“农村教师被忽略太久了”

  对话人物:张晓岩,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三年级学生。主持这次农村教师生活状况的访谈性调查,负责撰写了这次调查报告。

  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北侧的草坪边的一个石凳旁,见到了身材不算高大的张晓岩,胖墩墩的身子,有些扁平的鼻子上架着一副眼镜。谈话中,张晓岩把“农村教师调查”看作是自己毕业前最“宏大”的事。

  新京报:怎么想着要去调查农村教师的现在的状况呢?

  张晓岩(以下简称“张”):当时去河北怀来瑞云观乡参加组织活动,被当地老师的精神所感动。那个学校很多东西都是募捐来的,他们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为学生们创造各种学习的条件。从那时开始我对农村教师问题开始比较关注,想在毕业之前在这方面做一些事情,这可能是我毕业之前最后一件“宏大”的事了。

  新京报:你们是怎样选取调查对象的?

  张:与其说是调查不如说是走访。我们没有科学地选取走访对象,只是对朋友介绍的一些老师做些走访。

  新京报:农村教师给你们留下什么样的印象?

  张:感觉他们经济负担太重。年轻教师也就六七百块,但他们工作量比较大,没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情,也就没有别的收入来源。我从网上看到一个名字说这叫“裸体工资”。

  新京报:除了经济上的负担,农村教师还面临哪些负担?

  张:他们工作上的负担比较重。农村师资力量奇缺,他们的课时量都比较大。像河北怀来瑞云观中心校一位毕业没多久的英语老师,每周承担1-5年级32节课,十分辛苦,另外一位英语老师除了带6年级毕业班,还要承担6年级的自然课教学。他们学校总共也就这么两个英语老师。很多农村老师都要同时教多门课程。

  新京报:他们对自己的这种现状满意吗?

  张:大多数还是觉得凑合。我们在怀来遇到一个民办教师,他由于编制的问题一直没有转正,他说妻子给他的压力很大,如果两年内他还无法转正的话,他就要离开教师这个职业了。其实他很爱教师这个职业,但他现在的工资太低,每月只有150元。

  新京报:现在农村教师的基本权益还能得到保障吧?

  张:教师工资改为以县财政为主以后,基本能保证按时发放了。不过很多当年没有转正的民办教师比较艰难。在河北修水还有老师说,他们没有医疗保险。

  新京报:农村教师的人心稳定吗?

  张:我们访谈到的情况,教师普遍流失严重。骨干教师能走就走,有些门路的就会向县城里钻。在陕西岚皋县,我们接触到十多个官员,有八九个以前都是农村教师。

  新京报:你们还特别强调了农村教师队伍老化的问题,这种情况很严重吗?

  张:对。因为县级财政编制人数有限,加上计划生育使得农村孩子减少,农村普遍出现了年轻教师比例极低的局面。有人担心将来农村教师队伍会青黄不接。

  新京报:农村教师在教学上发展空间怎样?

  张:我还是觉得他们主要仍然是灌输式的教育理念,对学生是家长式的管理。

  我们在怀来时跟那些小学生座谈,这些小学生坐不住,一位中年女教师就走过去,二话没说,狠狠地用报纸抽学生的脑袋,这些学生这样也就老实了。他们需要一些自我提高的机会,但据我们了解,农村教师进修的机会太少了。

  新京报:你们在建议中还提到成立专项基金,来资助这些农村教师。你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

  张:走访中很多老师都说,之所以进不来人,也留不住人,主要是因为财政上没有钱。既然政府财政上没有钱,我们就想到从社会上筹集一些资金,用于设立专门为农村教师和农村教育的基金。因为农村教育问题和农村教师问题被忽略太久了。(记者郭少峰)来源:新京报(来源:国际在线)

 
上一篇:教育部师范司司长:教师队伍主要矛盾是质量问题
下一篇:让“再穷不能穷教育”落到实处
 
责任编辑zhanghaoquan12
打印本文 Email给朋友 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限255个字符)
姓名: 0
内容: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