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联系信箱  我要投稿           
 
     首页研究天地基础教育研究  
网上办公
《宁波教育科研》
县市区教科所
江东区 江北区
海曙区 鄞州区
北仑区 镇海区
奉化市 余姚市
慈溪市 宁海县
象山县 大  榭
实用工具
常用电话 市内公交
飞机航班 电视节目
火车时刻 宁波客运
天气预报 网络翻译
友情链接
教师的课程理解
作者:刘家访 阅读:1551 次 时间:2008/12/3 来源:人民教育出版社课程教材研究所

教师的课程理解是近年来在西方国家研究中的一个重要课题,当被引入到我国后,受到推崇,但是如何理解与认识教师的课程理解,也是值得关注的。

 一、课程理解辨析 

课程理解,有时也被称为理解课程,是基于主体自身的知识、素养以及对于课程理念等的个别的具有特殊意味的个体分析课程的方式。但就课程理解与理解课程之间的区别看,课程理解关注的是主体对课程的认识状态,而理解课程则关注的是结果。这一解释实际上意味着主体对于各种客体可以有不同的阐释,也可以区别于主流意识形态而对客体产生新的认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主体就能完全不顾客体的属性而产生一些自己的思想与行为。 

课程理解作为一种课程研究范式,是20世纪70年代以来西方流行的研究范式,这是在对“课程开发”范式批判的基础上所提出的研究范式,它强调在课程研究中应把课程视为“符号表征”(symbolic representation),课程研究的目的则在于课程所负载的符号的价值。换言之,课程研究已不在于课程开发的程序等的争论之上,而是在于将课程置于广泛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种族等等背景中来理解,并联系个人深层的精神世界和生活经验而寻求课程的意义。这实际上意味着,对于课程研究而言,研究者任何研究者都可以拥有对于课程的独特的理解,对于实际工作者而言,则通过自己对课程的理解,从而实现自己对课程的自我解读和改造,形成自己独特的经验并应用于实际。从这种意义看,课程实践工作者特别是教师对课程的自我解读就成为教师的一种重要的技能,从教师专业发展看,则可以成为一个有效的途径。 

所谓课程理解视角,则是对课程理解的层面与层次的区分。即依据这一视角可以产生的某些完全不同的分析课程的方式。 

一般而言,课程视角可以形成这样的分析课程的框架: 

就不同的层次的理解看,教师可以以正统的或官方的角度理解课程,所谓官方或国家课程,从国家课程管理体制看,所谓国家课程,是“政府旨在提高教育质量的核心教育策略。它赋予学生清楚、全面、法定的学习权利,规定教学的内容和目标,明确学业成就的评价方式。”也有人认为,国家课程是由国家教育部门主管,负责制定国家课程,决策国家重大课程改革,制定指导性课程计划,制定必修科目国家课程标准,审查并向全国推荐学科教材,指导检查地方课程管理工作,审批地方重大课程改革实验等等,这是对国家课程或课程管理机构所拥有的权利或职责的规定。也有学者从国家课程所具有的价值的假赌进行分析,认为,“国家课程是国家规定的课程,它集中体现一个国家的意志,专门为培养未来的公民而设计,是依据未来公民接受教育之后所要达到的共同素质而开发的课程。”从这一对国家课程的意义的界定,我们可以看出,国家课程主要表现为国家对于课程的干预和控制,其目的是使全国课程能获得一个统一的标准,从世界各国的趋势看,基本上都对于国家或官方课程有着一种基本的要求,从而实现对课程的控制,对于教师而言,则是由于国家课程体现了政府意志,且与正统的思想相一致,因而,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从另一个视角看,国家课程由于在宣传和研究一般较其他课程的研究更为细致,其所提供的教学建议也更能为多数人接受,因此教师愿意采用从国家的角度理解课程。 

学校的或地方的视角则是教师理解课程的另一视角,一般说,地方课程是指地方政府根据国家课程政策和地方经济、政治、文化等对人才的多要求而制定的课程计划和开发的课程,而学校课程则是学校在实施好国家与地方课程的前提下,自己开发的适合本校实际的具有学校自身特点的课程。[7]这一视角意味着教师可以根据地方或学校的特点选定、开发课程,从而发挥课程中学生发展中的积极作用。显然这一理解课程的视角意味着教师在对课程实施理解时,其视野的扩大,即不再将课程简单看作是唯一的国家课程,而是可以从另外的视角加以理解,从而也实现了教师对课程的认识到不断扩展,换言之,在教师看来,国家或官方课程已不再是唯一的课程类型。 

无论如何,国家/官方课程以及学校/地方课程这两种理解课程的视角,对于教师而言,都是外在于教师的,教师只能按照外部强制力量进行课程理解,这也就意味着教师必须被动地服从这些外在于自己的力量来理解课程,从而确定自己的行为方式。我们并不否认教师对于国家、地方或学校课程的理解,但是,仅仅强调教师对课程理解的这一方面,则会使教师陷入创造性缺失的困境。因此,强化教师自我的/个体的视角理解课程也就成为当前世界课程改革及课程理论研究的潮流。 

从整个课程体制看,教师从个体的或自我的视角理解课程是仅仅是一种理念或理想化的追求,它一方面表现为从国家控制的角度看一般并不对这样的理解给予充分的认同,导致国家或地方政府、学校常常压制教师的在理解课程上的创造性的发挥,且并未真正从政策上对教师自我课程理解给予充分条件保障;另一方面,虽然理论家极力推崇教师个人对课程的自我理解,却缺乏如何进行个人的理解的操作程序乃至实践的指导的具体意见,导致教师在理解课程上要么出现难以理解或歪曲理解,要么有了某种结合教学实际的理解却难以在实践中得到有效贯彻。因此,当前的当务之急应当是如何给予教师更多的政策上的支持以及从操作上给予教师更多的操作建议。 

二、教师课程理解的矛盾 

从目前世界各国的课程改革以及课程实践看,教师课程理解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潮流,且被看作是教师主体性发挥的前提,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却可以发现,教师课程理解由于仅仅局限于对国家、地方或学校课程的理解即仅仅是要求教师对外在于自身的课程的理解,从而导致教师徘徊于课程之外,或只是成为课程的执行者。但是,对教师个体课程理解的倡导以及现实中对教师个人课程理解的漠视或无助,则关涉我们以怎样的态度和行为方式来分析教师个体的课程理解。 

首先,从理论上看,课程理论研究主要的目的是从理想化的视角看待课程现象,这样,就使得对课程的认识主要是关注课程的未来发展形态以及由此引发的课程的演变规律。在折这一问题上,无论中外,研究者都认识到在课程实施中教师对于课程的自我理解的重要性,并认为,只有教师能够从自己的角度理解课程,才能真正实现课程的有效转化,也才能真正实现课程实施的有效。因为一切国家课程或地方课程的视角的理解都是外在于教师的,都是教师对于课程的外在的认识,因而无法诱发教师的积极行为,从而阻碍教师的教学行为。

 其次,新课程的实施,意味着教师需要也必须对于课程所具有的属性有合理的认识,这种认识一般都会表现出某种程度上的差异,这种差异,不仅取决于课程本身所具有的属性,而且也是更为重要的是取决于教师作为认识主体的价值判断上的差异,这一点,却更加说明教师对课程的自我理解具有重要的价值,它可以使得教师在关注课程本身的一般规范的基础上,实现课程实施的多样性。而课程理解的多样性,是课程本身所具有的特性所决定的。

再从课程实践看,不同的课程理解有助于教师从不同的角度实施课程,从而丰富课程实践。课程实践是与具体的课程实施情景相关联的,这种关联,主要与教师对课程具体场景的认识相关。一般而言,国家课程、地方课程总是从一般意义上对课程进行关照,这种关照决定着课程要兼顾所有课程场景是不可能的,因而,现有的课程改革,不仅有对改革的理念的一般规定,也有对具体课程实施的规范性要求,这些具体体现在诸如课程计划、学科课程标准以及教学指导用书之中。但是,课程计划、学科课程标准以及教学指导用书等一般只能是对课程的一般规定且具有一定的抽象性,因此,教师在课程实施中究竟怎样行为,却需要教师有着自己的认识以及对课程具体实施情景的自我理解,从而决定自己的行为及基本方式。从这意义上看,教师对课程的自我理解可以使课程的实践状态更加丰富与完善,也能更加与教师的个体认识与态度相关联。 

以上对教师课程的自我理解的强调及论证只是说明教师的自我理解在当今课程改革中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这并不等于说教师的课程自我理解在学校教学中能够真正得到有效贯彻。 

、教师课程理解:矛盾及其解决 

从上述对课程理解的分析中可以看出,在对待与研究教师课程理解问题上,实际上存在多样化的矛盾与冲突,对这些矛盾与冲突的分析,有助于我们如何正确认识课程理解问题。 

教师课程理解的矛盾首先表现在理论过于强化与实践难以为继之间的矛盾,这种矛盾的典型表现是课程理论研究者对教师课程理解的过于强调和实际中教师难以实施,换言之,在当代我国课程理论的研究中,理论研究者一般是从课程的理想化认识出发的,这种理想化的课程现象要转化为实际的教师行为,需要转换,就教师课程理解看,无论中外,对于转换的机制、转换的最终结果还是转换中教师角色的演变等,都还没有得到深入的分析与研究,在这种情况下,要教师实现自我的课程理解是不现实的。要解决这一矛盾,需要做的是课程理论研究者如何为教师实现课程的自我理解给予更多的规范性指导,就是说,理论研究者在课程理论研究中,如果需要对课程理解给予关照,则不是探讨课程理解如何的重要,而是为教师课程的自我理解提供方法的指导规则。 

其次,在教师课程的自我理解与国家、地方课程理解之间的矛盾。同样,这一矛盾表现为教师对教师课程的自我理解的强调和现实中教师完全倚重于国家、地方的课程理解。这里的问题不在于教师是否愿意、能不能自我理解,而在于教师为什么在实践中只是依赖于国家或地方的课程理解,这可以从我国现有的教科书编制与发行的过程来看待这一问题。 

第三,在课程实践中,教师的课程理解又有怎样的表现呢?教师的课程理解可以从两个方面看,一是从教师的发展阶段看,这主要表现为教师对课程本身的关注点的变化,这种变化大致经历的是从国家课程、地方课程向个体课程理解发展;二是教师对课程的理解从关注课程本身的内容,转向加入自身的理解。 

要实现这一系列矛盾的转化,需要的是专家学者不仅给予教师更多的理论指导和相应的操作技术,同时,也要求教师不再以国家(或专家)所给定的范围与视角理解课程。


 
上一篇:听评课:一种新的范式
下一篇:课程改革、教师发展与教师专业学习共同体──上海地区四所小学的个案研究
 
责任编辑nbjks
打印本文 Email给朋友 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限255个字符)
姓名: 0
内容: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