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联系信箱  我要投稿           
 
     首页研究天地基础教育研究  
网上办公
《宁波教育科研》
县市区教科所
江东区 江北区
海曙区 鄞州区
北仑区 镇海区
奉化市 余姚市
慈溪市 宁海县
象山县 大  榭
实用工具
常用电话 市内公交
飞机航班 电视节目
火车时刻 宁波客运
天气预报 网络翻译
友情链接
刍议校本评价的双重功能——基于概念辨析的视角
作者: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 田莉 阅读:3223 次 时间:2010/3/1 来源:《当代教育论坛》2009年第1期

[摘要] 校本评价是学校为调整和改进本校的教育教学工作而自主决定的评价活动,兼具问责性与发展性双重功能。保持双重功能适度平衡的发挥是学校评价改革顺利展开的必要条件,据此需要准确定位校本评价的本质,客观地认识校本评价功能的可为与有限,进一步探索发展性功能得以凸显的实现条件。

[关键词] 校本评价问责性发展性功能

 

    由学校评价的问责性功能所产生的负面影响久为世人批判。而当人们对学校评价发展性功能的需求逐步攀升的同时,对问责性功能的过分排斥同样是影响学校评价改革顺利进行的主要因素之一。注重学校评价“问责性”功能和“发展性”功能的平衡发挥, 便成为了学校评价功能变革需要着力探讨的主要问题。

    一、学校评价功能的演变与校本评价的源起

    目前对学校评价概念的界定有多种,主要体现在对评价对象表述的差异上。如:“学校评价是以学校管理工作为对象的评价” [ 1];“学校评价是以学校办学水平为对象的评价” [ 2];“学校评价是以学校教育为对象的评价” [ 3];“学校评价是以学校整体为对象的评价” [4] 等等。尽管在表述上有诸多的不统一,但归纳起来不难发现其共通之处,即学校评价是对学校办学质量是否达标的综合性评价。一直以来, 在许多国家但凡提到学校评价基本上就等于是在说校外评价,强调评价的问责性功能。同时,监管学校发展的底线,保证学校起码的办学质量,是地方教育督导行政部门的根本职责。我国当前的学校评价也主要以外部督导为主,侧重教育问责功能的发挥。然而,随着我国课程管理体制改革与学校评价实践探索的不断深入,这种外控式评价的弊端日益突出。与外控式评价相对应的是内部评价。内部评价是学校通过自我监督与调控来促进学校自主发展的过程,它着重强调评价发展性功能。因为每一所学校面临的问题和处境都不一样,教育督导部门不可能也没有更多的责任和兴趣去了解每一所学校究竟该怎样发展才会更好。通过内部评价来促进自身的高位发展的问题只有通过学校自身主动进行判断并加以解决。从20 世纪80 年代以来许多国家纷纷在学校层面积极尝试通过多种评价方法来完成校内自评的过程,如:参与式评价(Participatory Evaluation)、全面质量管理(TotalQuality Management)、赋权评价(Empowerment Evaluation)和行动研究(Action Research 等。

    校本评价” school -based evaluation), 亦称“学校层级的评价” school-level evaluation), 是以促进学校发展为目的的兼具内外部评价的一种评价形态。从20 世纪80 年代中后期开始,国内外从事学校评价的学者们纷纷开始从不同的视角展开了对校本评价的研究和探讨。通过文献回顾,发现对校本评价的界定大体上可作如下分类。

    第一类是把校本评价等同于学校自我评价。较有代表性的观点是由BollenR.提出的,他将校本评价概括为“由一所学校中的相关部门或个人实施的针对学校实际运行状况的系统检查” [ 5],此定义强调了评价视角发生由外向内转换的必要性。第二类是把校本评价与行动研究联系起来。较有代表性的观点是由澳大利亚迪金大(Deakin University Kemmis S 提出的,他认为评价活动参与者在搜集评价数据和信息的过程中,可以有更多的机会了解自己的行为并能够在行为情境中进行反思,获得提高。“在此过程中, 参与者需要关心对在哪些地方调查、收集什么数据和如何使用发现的数据进行协商等问题。当评价活动参与者参与到评价目标和评价过程的协商中来时,评价的有效性将会有所提高。” [ 6] 第三类将校本评价理解为内部评价与外部评价的结合。最早由以色列评价专家NevoD.提出,之后进行的“有关学校本位评价的研究多数是围绕在内外部评价相结合或是评价者与教师合作的层面上来讨论的。” [ 7] 此外也有台湾学者认为,校本评价是“学校成员在专家协助下,学习评鉴知能且实地执行学校层级评鉴,以建立学校内部评鉴的常驻机制,并透过内外部评鉴的联结与多元参与的真诚对话,以为学校发展改进负有绩效责任的过程” [8]

    二、校本评价本质的定位

    人们开展评价有时是为了绩效责任,有时是为了发展与改进,两种功能同等重要,只因评价意图的不同,在具体的评价情景中才会有所侧重。在涉及到学校发展与评价的关系时,英国从事学校评价研究的知名学者WestM& HopkinsD.阐述了三种有关学校评价的价值取向:一是对学校发展状况的评价(Evaluation of School Improvement);二是促进学校发展的评价(Evaluation for School Improvement);三是评价即学校发展的过程(Evaluation as School Improvement [ 9]。为厘清校本评价的本质,我们将有必要对在与校本评价相关的几个概念作进一步的辨析。

    (一) 教育督导与校本评价

    教育督导,即对学校发展状况的评价。它是通过制定统一的标准———学校办学所必需达到的基本底线和要求来衡量学校的办学质量,其背后的假设就是学校有能力且能够自觉完成发展与改进的过程,督导只问结果,对学校是否具有办学资格做出基本的判断,是总结性评价。这类评价常常带有一定的威胁性,会激起教师和学校行政管理者的防卫性行为,为通过考评甚至不惜弄虚作假。

    时下在学校办学质量得到基本保证的前提下,人们对学校评价之问责性功能的追逐逐渐淡化,随之产生的新问题便是如何通过发挥评价的发展性功能来提高学校的办学竞争实力及提升学校形象。随即校本评价的视角由学校外部转向了学校内部,评价不是为了加分评等,评价标准的制定不需要外部太多的干扰,评价结果的反馈与使用只适用于具体某一所学校。总之与督导性评价相比,校本评价与学校发展的关系是手段与目的的关系。

    (二) 学校自我评价与校本评价

    学校自我评价,即促进学校发展的评价。其过程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学校自发兴起的,由学校自己挑选出的评价主体来描述和检测学校为了实现决策及承担的责任所采用的一系列策略是否发挥了其应有的功能,并对其做出适时调整,以促学校改进和发展。[ 10] 这种评价细致全面、机动灵活,便于经常进行。外部督导与学校自评工作不是谁依附于谁的关系,二者相对独立又彼此印证,扮演着各自不可替代的角色。因此,校本评价观既不是内部评价的同义词,也不是外部评价的反义词,而是内部评价与外部评价的有机结合。

    (三) 行动研究与校本评价

    行动研究,即是将评价视为学校发展的有机组成部分来看待的过程,指的是处于学校环境中的教育成员为了提高学校的办学实力、保证教育行动的合理性、自身社会实践或教育实践的公平性,以提高他们对这些实践和实践环节的理解而进行的一种自我反思与质询的过程。参与评价的群体中可以由教师、学生、家长和其他的社会成员构成,整个群体有着一个共同关注的中心。把行动研究的理念、方法和策略运用于评价过程的出发点,与基于评价促进学校发展的理念有着共同的旨趣,二者均试图强调评价实践参与者应从实践中发现问题,在实践中协同研究问题、改善现状。不同之处在于校本评价作为一个功能性概念,强调改进、行动、对话协商与决策;行动研究作为一个研究性概念,强调转变态度、行动、参与合作与分享, 直指校本评价的核心,而校本评价概念的外延还远不止这些。

    综上,校本评价是由学校主体内部成员自发的对自身事物进行的检查与反思;学校外部的利益主体也可参与到学校评价过程中来;表现出内部评价与外部评价相结合的评价结构。

    三、校本评价双重功能得以发挥在理想与现实间跃迁之可能

    (一) 三级课程管理体制下校本评价的存在价值与发展空间

    校本评价在学校改进的过程中是有为的,但所发挥的作用却也是有限的。有为体现在尽管校本评价不能代表学校评价体系的全部,但它却总是能够从某一层面发挥其应有的功能和作用:一方面,开展校本评价的主要目的是增强评价对于地方、学校和校内成员的适应性。在国家教育评价体系的宏观结构下,为满足学校层级办学存在的差异性提供证据支持。国家层面的评价是宏观、整体、原则性地制定校外督导的方向和标准,不可能也无法深入考虑统一的督导标准是否符合某个地区某所学校的具体的办学情况。因此,满足这一层面上的评价需求是重要而不可缺少的,而且这一工作还只能在学校层级完成,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国家和地方评价的局限。另一方面,虽然来自各个层级的评价都指向一个根本目的,即学校的改进与发展,但由于来自不同评价层次的意识形态、价值系统和评价关系的不同,会直接影响到在不同层面的评价活动中功能发挥的性质与程度。因此政府及教育督导部门通过对问责性功能的追求来表达促进学校改进的要求;学校内部则是通过专业目标的达成来实现学校改进的愿望与决心的;还需要外部评价专业系统通过专业支持来保证评价过程合理有效地展开,几个部分缺一不可。

    (二) 校本评价发展性功能得以凸显的实现条件

    基于以上问题的分析,笔者将常识性地针对“为什么需要校本评价、由谁来参与校本评价、校本评价的过程需要哪些保障”等问题提出一些策略性的建议。

    1.内部发展需求:自主判断。能够回答“学校为什么需要校本评价,校本评价可以解决什么问题”,是展开校本评价理论与实践研究的前提。换言之,一所学校的领导者只有在清楚自己的发展现状、知道自己当前最需要优先解决什么问题时, 接下来才有可能 “做正确的事”;当一所学校的管理者们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去诊断和解决学校发展难题之时,才有可能“把事情做正确”,校本评价的意义和价值才能被学校内部的教育成员们真正意识到。否则,只凭学界和实践界的一时追捧而将校本评价作为一种点缀学校办学特色的做法加以操作,不但不利于学校从根本上解决实际问题,反而更容易在人云亦云中丧失学校变革与改进的思路和判断力。具体而言,校本评价的重点和范围在各个学校都不会是一样的,但基本上需要考虑以下几个共性的问题:评价的内容、评价的原因、评价的时间、评价主体、如何评价、采用的具体方法、评价结果的使用等。

    2.评价主体:赋权增能。在评价环节,虽然“赋权增能”问题可体现在具体参与的评价主体、组织(学校)、社会三个层面,然而在我国现行课程管理体制的框架下,亟待解决的则是学校主体如何利用好已拥有的评价自主权限和评价能力的问题。只有把“决策权授予那些最贴近学生利益的服务部门即学校时,学校改进才可能发生”。由于学校长期习惯于对外部评价的依赖,学校内部评价主体对评价权力的要求和主动加以运用的意识淡漠;而当校内评价主体有意识准备去行使评价权力的时候,又囿于自身的评价知能不够而不得不放弃对评价权力的行使。为培养和提高学校内部的评价团体,如校长、教师及其他教职员工具有能够为达成学校的办学特色和教育目标而采取的个性化、有针对性的监控意识和监控能力,可作如下考虑。

    首先,需要对学校内部成员全面介绍什么是校本评价。尤其是校长尽早了解学校评价观念以及学校评价给其学校带来的潜在利益是很重要的。在很大程度上,校长决定了校内成员是否需要认识有关开展校本评价的价值和意义;从校长及学校领导层决定是否在其学校中实施校本评价,才是学校领导者对校本评价从觉悟到试图将其转化为实践力量的过程,也是赋权得以落实的过程。

    其次,“增能”的过程要通过组织培训与集中学习的形式来帮助评价主体实现,培训和学习的目的是要让校内成员能够以自我评价和反省的方式参与到促进评价方案的设计、实施与监控过程中来。

    3.内外部组织环境:权责明晰。校本评价是一种典型的自下而上式的活动。在三级课程管理体制下,学校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立足于学校本位开展评价工作的政策空间与合法性,因而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要建构权责明晰的内外部组织环境。

    1 为了尽可能避免“一放就乱、一统就死”管理怪圈的复演,需进一步明晰中央政府、地方教育行政当局、专业评价组织以及学校之间的权责关系。

    2 要重视校长在校本评价活动中发挥的领导作用。在很多学校里,重要的事情如果没有校长的参与,可以说都是不可能发生的,特别是评价这种需要付出时间、精力而效果和收益还不能立竿见影的活动就更是如此了。

    3 校本评价的展开需要有管理和组织机构的保障,有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在学校自主权范围内成立负责校本评价事务的专门小组,这还需要地方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从政策上加以引导和支持。无论是来自内部还是外部的组织主要是为评价活动的顺利展开提供人力、预算、时间及行政性的安排,为有计划地、系统地收集相关的评价信息和数据提供保障。

4 对于大多数学校而言,必要的专业支持可谓是打开校本评价工作局面的着眼点。要开展校本评价,无论从评价内容、评价的操作性技术、评价信息收集的方法与途径以及如何进行价值判断的过程,都还有待纠偏和提高。因此专业评价机构及人员进驻学校将是必需且有效的行动。

 

注释:

[ 1] 王孝玲.教育评价的理论与技术[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9252

[2] 刘淑兰.教育评估和督导[M]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161

[3] 陈振响,刘五驹.学校管理新视野[M].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173

[4] 沈玉顺.现代教育评价[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22

[5] Hopkins D 1987 Improving the Quality School Lessonsfrom the OECD International school Improvement Project LondonThe Falmer Press21

[ 6] Trond Alvik 1995 School-Based EvaluationA Close-upStudies in Educational evaluation Vol 21315

[7] David Nevo 1994 Combining Internal and External EvaluationA Case for School -Based Evaluation Studies in EducationalevaluationVol 2091

[ 8] 郭昭佑. 学校本位评鉴[M] 台湾: 五南图书出版有限公司,2003135

[9] David Nevo 2002 School-Based EvaluationA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sOxfordAmsterdam443

[10] Van PetegemP.(2005 Shaping School Policy School Effectiveness Research as a Source of Inspiration for School Self-EvaluationLeuvenAcco104                                                                        


 
上一篇:从义务教育免费走向教育过程公平
下一篇:教师需要知道的课程知识
 
责任编辑nbjks
打印本文 Email给朋友 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限255个字符)
姓名: 0
内容:
 
  您是第位访客